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语文梦工场

让你诗意地栖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老子》五章解读  

2010-11-14 11:03:00|  分类: 语文大视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老子》五章解读

第一章解读

整章都在写一个“道”字。这个“道”是形而上的实存之道,这个形上之“道”是不可言说的:任何语言文字都无法用来表述它,任何概念都无法用来指谓它。

“道”是老子哲学上的一个中心观念,在《老子》书上它含有几种意义:一、构成世界的实体;二、创造宇宙的动力;三、促使万物运动的规律;四、作为人类行为的准则。本章所说的“道”是指一切存在的根源,是自然界中最初的发动者。它具有无限的潜在力和创造力,天地间万物蓬勃的生长都是“道”的潜藏力之不断创发的一种表现。

“无”“有”是用来指称“道”的,是用来表明“道”由无形质落实向有形质的一个活动过程。

老子所说的“无”,并不等于零。只因为“道”之为一种潜藏力,它在未经成为现实性时,它“隐”着了。这个幽隐而未形的“道”,不能为我们的感官所认识,所以老子用“无”字来指称这个“不见其形”的“道”的特性。这个“不见其形”而被称为“无”的“道”,却又能产生天地万物,因而老子又用“有”字来形容形上的“道”向下落实时介乎无形质与有形质之间的一种状态。可见,老子所说的“无”是含藏着无限未显现的生机,“无”乃蕴涵着无限之“有”的。“无”和“有”的连续,乃在显示形上的“道”向下落实而产生天地万物时的一个活动过程。由于这一个过程,一个超越性的“道”和具体的世界密切地联系起来,使得形上的“道”不是一个挂空的概念。

本章只在说明:一、“道”具有不可言说性,“道”是不可概念化的东西。二、“道”是天地万物的根源和始源。其余的文字都是一个形容词。许多人以为老子的道理很玄虚,所谓“玄之又玄”。其实老子这句话只说明在那深远而又深远的根源之处,就是万物所从出的“道”。至于老子说“道”不可名,事实上他已经给了我们一些概念,即“道”之不可言说性与概念性等。在二十五章上,老子说到这个形而上之实存体是个混然状态的东西,无以名之,勉强用一个“道”字来称呼它,这只是为了方便起见。老子说到“道”体时,惯用反显法;他用了许多经验世界的名词去说明,然后又一一打掉,表示这些经验世界的名词都不足以形容,由此反显出“道”的精深奥妙性。

第二章解读

老子认为形而上的“道”是绝对的、永恒的(如第二十五章所说的“独立不改”),但是形而下的一切现象都是相对的、变动的。

本章以美与丑、善与恶说明一切事物及其称谓、概念与价值判断,都是在对待的关系中产生的。而对待的关系是经常变动着的,因此一切事物及其称谓、概念与价值判断,亦不断地在变动中。“有无相生,难易相成,长短相形,高下相倾,音声相和,前后相随”,则说明一切事物在相反关系中,显现相成的作用;它们互相对立而又相互依赖、相互补充。

人间世上,一切概念与价值都是人为所设定的,其间充满了主观的执著与专断的判断,因此引起无休止的言辩纷争。有道的人却不恣意行事,不拨弄造作,超越主观的执著与专断的判断,以“无为”处事,以“不言”行教。

这里所谓的“圣人”是理想人物的折射。“圣人”和众人并不是一种阶级性的划分,只是在自觉活动的过程中比众人先走一步而已。“圣人”的行事,依循着自然的规律而不强做妄为。天地间,万物欣然而作,各呈己态,“圣人”仅仅从旁辅助,任凭各自的生命开展其丰富的内涵。

在一个社会生活上,老子要人发挥创造的动力,而不可伸展占有的冲动,“生而不有,为而不恃,功成而弗居”,正是这个意思。“生”“为”“功成”,正是要人去工作,去创建,去发挥主观的能动性,去贡献自己力量,去成就大众的事业。“生”和“为”即是顺着自然的状况去发挥人类的努力。然而人类的努力所得来的成果,却不必擅据为己有。“不有”“不恃”“弗居”,即是要消解一己的占有冲动。人类社会争端的根源,就在于人人扩张一己的占有欲,因而老子极力阐扬“功成而弗居”的精神。

(以上选自陈鼓应《老子注译及评介》,中华书局1984年版)

第十九章解读

这一章承接上一章讲。

人们自然无为的生活状态由于人为而改变。“人为”即“伪”。“伪”是由智巧谋虑所引发,所以要恢复自然无为的生活状态,就要“绝智弃辩”“绝巧弃利”“绝伪弃虑”,这样才能恢复人的纯朴本性。

“弃”“绝”是从已经发生的角度来讲的,这就犹如已经染病然后再治病一样,不能从根本上防止疾病的发生。所以老子说“此三者,以为文不足”。要从根本上防止“人为”即“伪”的产生,需要依属更为根本的原则,即“见素抱朴,少私寡欲”。

“素”“朴”都是指没有搀杂“人为”因素的自然本性。因为智巧谋虑产生的关键是质朴本性的迷失,所以要防止智巧谋虑,就要保养自然天真的本真状态。老子认为,婴儿的心态和神态就是自然天真的,所以他主张要“复归于婴儿”。孟子也曾说:“大人者,不失其赤子之心也。”(《孟子·离娄下》)“不失赤子之心”也就是“见素抱朴”。明代李贽曾写《童心说》,讲“童心”是“绝假纯真,最初一念之本心”,“若失却童心,便失却真心,失却真心,便失却真人”。纯真是做人的基础,能保持本真叫做“真人”。儒、道两家对本然天性的理解虽大相径庭,但都强调保养本真,在这一点上是一致的。

影响“见素抱朴”的是“私”和“欲”,所以老子又说要“少私寡欲”。改变占有的观念,摆脱贪欲的困扰,无执无为,顺应自然,这样才能怡然安适。如果人们都为了“私”和“欲”而尔虞我诈,争斗不已,则恐怕难有安宁舒适之日。

第七十八章解读

这一章的观点在前面大都有过相近的论述。第四十三章中讲“天下之至柔,驰骋于天下之至坚”,这一章接着讲“天下莫柔弱于水,而攻坚强者,莫之能胜”。第七十章中讲“吾言甚易知也,甚易行也”,这一章接着讲“柔之胜刚,弱之胜强,天下莫弗知也,而莫能行也”。第八章中讲水“居众人之所恶”,第六十六章中讲“江海所以为百谷王,以其能为百谷下,是以能为百谷王”,这一章接着讲“受邦之垢,是谓社稷之主;受邦之不祥,是谓天下之王”。这些观点概括起来,就是强调要“柔”。但是,这种“柔”不是软弱无力,而是在“柔”中蕴涵着巨大的力量,故能“驰骋于天下之至坚”。这是老子处世的一大特点。

这一章中比较重要的内容是“正言若反”。所谓“正”言若“反”,就是从反面来表述正面,从否定来表述肯定。在《老子》书中有许多这样的形式,如:第四十章中讲“明道如昧,进道如退,夷道如类,上德如谷,大白如辱,广德如不足,建德如偷,质真如渝”,其中明道、进道、夷道、上德、大白、广德、建德、质真等等是“正”,但是却说成如昧、退、类、谷、辱、不足、偷、渝等“反”。第四十五章中讲“大成若缺”“大盈若冲”“大直若屈”“大巧若拙”“大辩若讷”,也是以缺、冲、屈、拙、讷等“反”来言大成、大盈、大直、大巧、大辩等“正”,即从否定的方面来表述肯定。此外,如“曲则全”“枉则正”“洼则盈”“敝则新”等等都是这样。这就是“正言若反”。

在先秦思想史中,“相反相成”“物极则反”等观点在其他的思想体系(如《周易》)中也多有体现,而“正言若反”则是老子独特的立言准则,是老子思想的一大特色。

第八十章解读

“小邦寡民”所强调的是营造一种适宜的生存之境。在这种生存之境中,人们顺天任势,自然无为,不谋于占有,不为于“益生”,无相互攀比之念,无彼此侵扰之行。知足知止,不需为人为的欲求而奔波,所以“有车舟无所乘之”。没有因贪得而产生的角逐,没有为名利而发生的争夺,彼此相安无事,所以“有甲兵无所陈之”。从表面上看,这种“小邦寡民”式的生存之境与原始社会有许多相似的地方,但实质上却有着本质的区别。“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”说明在这样的社会中有(或能够有)“什伯之器”,只是因生存的切身状态无需“什伯之器”,所以虽有而毋用。“有车舟无所乘之,有甲兵无所陈之”,说明了这样的社会与其他社会的区别主要不在于是否有车舟甲兵,而在于是否有“用”。再看“使民复结绳而用之”一句,既是“复”,就说明不是没有文字可用以记事,而是由于生活的简化,无须以文字来记事。人的生存本来是简单的,只是由于企图求得“最大幸福”,所以不断地扩张欲望和需要,人为地添设出许多复杂的内容,也无谓地增添了许多焦虑和烦恼。所以老子主张要“损”,“损之又损”,以恢复人生存的本然真态和简单性。简单化的生存只是应和当下的境遇,无须数字化的复杂计算和概念化的烦琐推理,所以“复结绳而用之”。在这里的“复”犹如“复归于婴儿”“复归于朴”的“复”,其中包含着一种意境或境界。“知……守……”是老子思想的一个模式,体现在“小邦寡民”这一问题上,可以说是“知其文明,守其素朴”。所以,与其说老子的“小邦寡民”指的是一种社会状态,不如说它体现了一种人的精神境界。(参见冯友兰《中国哲学史新编》第2册第60页,张祥龙《海德格尔思想与中国天道》第300~305页。)

在第四十四章中老子曾提出名利与生命谁更重要的问题。对于这个问题,人们似乎都能容易地给出答案。但是,当真正涉及到“我”与名利的关系时,却未必都能那么清醒,因此就会出现许多“以物易性”“以身为殉”的事来。所以在这一章中,老子又一次强调要“重死”。“重死”也就是重视生命,不仅重视生命之“形”,更要重视生命之“神”,即重视“我”。没有了“我”,生命便失去了意义,也可以说就“死”了。所以老子又强调要“不远徙”。“不远徙”也就是要避免失去自己的本然真性,避免把“我”移居到他人和他物之中,要立足于自己的切身状态,“甘其食,美其服,乐其俗,安其居”。这样,人们彼此相望相闻,相互独立,而又相安无事,“至老死而不相往来”。对于“不相往来”不能简单地理解为没有任何形式的交往,而是强调要保持各自的本然真性和独立性。

陶渊明《饮酒诗》中有一首“结庐在人境”,其诗言:“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。问君何能尔?心远地自偏。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山气日夕佳,飞鸟相与还。此中有真意,欲辨已忘言。”老子“小邦寡民”的理想在陶渊明的诗中得到诗意的体现。……

秦观《踏莎行·郴州旅舍》讲:“雾失楼台,月迷津渡,桃源望断无寻处。”以世俗的眼光难以“寻”得桃花源的意境,只有超然于世俗之外,才能“豁然开朗”──原来桃花源就在心中。这也就是陶渊明所说的“心远地自偏”。世内自有桃花源,何必世外。

河上公题此章为“独立”,也颇得老子“小邦寡民”之真谛。

(以上选自兰喜并《老子解读》,中华书局2005年版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