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语文梦工场

让你诗意地栖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注重创新:学习写得新颖》范文二篇  

2010-08-28 08:57:00|  分类: 写作训练营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注重创新:学习写得新颖》范文二篇

    一、我是一只想死的“老鼠”  
     这些天,我一直为自己该怎样死而焦虑不安,我的身体极度不适,但我没上医院,因为前几年有位算命先生告诉过我,我命绝今年,如果挨过了今年,还有几百个日日夜夜。  
    经过深思熟虑,我还是选择上街让人打死。  
    这些年,我愧对人类,把人们用血汗换来的粮食弄进我的黑洞温柔乡,我有十几幢别墅,而且每一个都养着“小蜜”,我怕光,更不敢走在大街上,“老鼠上街,人人喊打”嘛,我现在终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就让我的死来向人们陪罪吧!也许后来“鼠”作个惩戒。  
    一个小时、两个小时过去了,可是没有人喊打,连看都没人看我一眼,我慢慢地走着,等待着死亡的降临。  
    我挡住了一个花枝招展的小姐,我想让他大喊大叫,让那些“英雄救美”的人把我打死,我搂着她的腰说:“我要非礼你!”  
    那位小姐不但没有喊,还报我一个媚眼说:“看你这派头,不是大款就是大官,我傍你。”  
    往日听起来的甜蜜的话,今日听起来如此的刺耳,我丢开她,抱头鼠窜,我想这就是她期望的吧!  
    我跑远了,她还在不停地问“电话多少”……  
    对面向我走来一位老太婆,我想她年龄大,社会阅历丰富,一定能认出我是一只“老鼠”。  
    可是她与我平静的擦肩而过,我忙抓住她的袖子说:“难道你认不出我是只老鼠吗?”  
    你是“老鼠”与我有什么关系?现在街上贼眉鼠眼的人多着呢!别烦我,我还要去买菜。她袖子一甩,像年轻了许多似析,飞一般地走了。  
    怪哉!怪哉!是我的认识错了呢,还是他们另有期望?  
    突然,我眼睛一亮,对!警察有枪,像花生米那样,只要一飞过来就行了。  
    我来到一个警察面前说:“警察同志,我是一只‘老鼠’,你用枪把我打死吧!”  
    那警察见了我,“啪”的一声就立正了,“局长好!”  
    “我不是局长,我是老鼠。”  
    “你是局长,两年前你还同我们王局一起吃饭。”  
    “你们王局也是只老鼠。”  
    “你们怎么是老鼠呢?你们是老鼠,那我们就是老鼠的儿子、孙子,以后请你在王局那里多替我说说话,我的名字叫‘向上官’,电话5188。”  
    我慢慢走在大街上,心里乱到了极点,这个社会是怎么了?怎么我的认识与他们的期望相差那么大呢?  
    我仰天长叹:“谁来杀死我这只想死的老鼠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、石碑上的历史
    摇啊摇,摇到外婆桥,外婆请我吃年糕。大姑子,小舅子,远亲总比近邻好……”古老的儿歌在空气中来回地飘荡,倒映出无数轮回。石碑静默地立在村头看着几百年沧海桑田,而歌声依旧。
  三百年前,县官接到快马来报,滁州境内瘟疫泛滥,凡染病者半月之内咳血而死。县官立即下令全县戒严,不许任何来自滁州者入内。
  三百年后,村西的黄四娘接到儿子电话,说是在北京染了肺病,准备回村调养。
  历史的轨道以平行姿态延伸,前后追逐着;历史也按照同样的方式苏醒,今昔审视着。
  县官坐卧不安,自己膝下无子,只有在滁州城北的弟弟一家亲戚。倘若他们来县里避瘟疫,要不要开城门呢?
  黄四娘心里咯噔一下,忙问儿子是不是得了报纸上说的那个传染病。儿子在电话那头咳了两声就挂了。
  几天后,县官走向了城门,黄四娘走向了村口。历史的轨道也紧密地切合在一起。
  “伯父,我爹娘都染病死了,全家上下就剩我一个了。我拼了死才逃到您这儿来的。伯父,您开开城门吧。您不能见死不救啊!”门那边县官的侄子哭着。
  “妈,我回来了。”村外边儿子向着黄四娘走来。
  历史带着厚重的颜色重合在一起,沿着时间的墙流淌开来。
  门这边县官老泪纵横:“我已下了禁令,我得对全县百姓负责啊。”
  村这头黄四娘后退了几步:“儿子,听妈说句话,别往村里走。”村民们渐渐围上来,在黄四娘身后围成一个半圆。
  “伯父,您开开城门吧!您不能见死不救啊!要死也得死在亲人身边哪!”
  “妈,你让我进村吧!你不能见死不救啊!要死也不能死在外头哪!”
  理智与情感分别立于天平的两端,亘古的风吹过,历史在继续。
  门这边县官不断地踱着步,作着他这一生最大的抉择,理智与情感的天平逐渐倾斜,县官最终在夕阳西下时下令打开城门。村这头黄四娘流着泪从村民手中接过了扫把:“儿子,今天不是妈狠心,但只要妈今天在这儿,就不能让你进村。你看看妈身边这些乡亲,他们都是看着你长大的,你忍心把病传给他们吗?你还记得这村头石碑上刻的字吗?理智点吧———你是妈的儿子,可妈不能因为你而害了全村人哪!———你得照电视上说的做啊!妈已经打电话给了防疫局,他们马上就到了。”
  历史的轨道按照它熟悉的方式重合在一起,却最终折向两个方向。
  石碑上刻着:嘉庆七年,滁州瘟疫泛滥,本县县官内侄自滁州来县,县官开城迎侄,数月之内,全县死绝。
  亘古的风带着古老的气息拂过石碑上模糊的字迹,沿着时间的轨迹讲述着一个关于理智与情感的久远的故事。
  “摇啊摇,摇到外婆桥,外婆请我吃年糕。大姑子,小舅子,远亲总比近邻好……”古老的儿歌在空气中来回地飘荡,倒映出无数轮回。石碑静默地立在村头听着几百年歌声依旧,只是历史再也不会重演了。

  简评:
  此文有“三贵”:一是采用“双轨式”结构,分合恰当,对比鲜明,起结新颖,符合今年“考纲”强调的“构思新巧”这一要求;二是知难而进,选用了对这个话题而言很不容易写的记叙文体;三是选材典型,巧合“非典”,“以小见大”,立意深远———在“以情代理”根基深厚的中国农村里,一个村妇说出“你得照电视上说的做啊”,难道还不是对情感社会的反思、对理性社会的呼唤吗?这给人以一种历史使命的凝重感。
  文章还做到扣合“双题”(话题和文题),特别是话题:以“亲情”来扣“情感”,以“远亲总比近邻好”的历史变化来扣“亲疏”,以县官和黄四娘的选择来扣“认知”。另外,语言上能做到整散结合,文白兼举,通畅自然,足见功底;只是部分语句还欠斟酌,显得还稚嫩些。如果文章在展开古今两条叙述脉络时,做得更细致些,自然些,让读者感到舒畅,就更好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