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语文梦工场

让你诗意地栖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国培”纪事(10)“爷儿们”情深  

2011-01-19 21:40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这个年龄,互称“哥儿们”有点显老,互称“爷儿们”又稍显年轻。自以为“老大不小”,就称这篇小文“爷儿们情深”吧。

国培期间,四人同宿,我们住在九号楼,四层。条件还不错,据称我们是此房间第一批入住者,后来听宿管学生干部说,临我们来,他打扫了一天,放了两天风,把屋里的“装修”气排掉,真是谢谢他了。

同屋四人,最年长者是谢老师,文质彬彬,柔和慈善。最年少者,小李老师,英俊潇洒,少年老成。排第二位者是刘老师,朴素热情,忠厚善良。我居第三,倒数第二。

自从毕业,大概这是首次在二十天里,几个爷们连床夜话,不过已经不是少年时代的风流话题,倒是每天品评当天所学所感。评来评去,我们四人的观点倒真相似,很容易就取得一致意见。于是共同话题渐渐增多,共识也就愈来愈大同小异起来。

本室四人,好打鼾者二,偶一为之者一,一次也没有者一。三人居下铺,一人高高在上。而长者、少者居下铺两端,行二者居上,我在下铺中。

前两晚,几乎彻夜失眠,左手边谢兄,偏上刘兄二人,夜话完毕,两分钟鼾声如雷,偏我习惯晚睡,那时刻正是思维活跃之势,于是先适应着谢兄的节奏,后顺应着刘兄的拍子。不同的节奏变换中,头脑却越发清醒,于是起来抽烟,喝水……

于是就在不同的节奏中,慢慢适应,慢慢接受,以至慢慢享受。直到有一天,过于疲劳,早早入睡。黎明时偶见谢兄端坐桌前,似沉思状。天明才知,是我的鼾声搅得谢兄清梦中断,使得他无奈坐起,远离声源。

上课时,我与谢兄相伴,刘兄与小李相依,二十天几乎如此,即使稍稍迟到,先去的总要占住位置,静等伴侣。只是吃饭时,四人往往随机组合,两两为伴,其乐融融。外出听课,无论鹿泉,无论高密,都是两相组合,尤其高密之行,四人同车、同行,只由过道分在两边。那时弟兄情深,无以言表。

唯一遗憾,是四人喝酒,除谢老师外(若干年来,谢兄滴酒不沾),三人竟然未消化掉一瓶,呜呼!来日再见,定当一醉。

分手几日,那时情景犹在脑海,互听手机歌曲的难得浪漫,犹在心头……

“国培”纪事(10)“爷儿们”情深 - 柳岸钓客 -         语文大观园

(图片感激刘静老师,刘老师题此照为:哥儿四个)

以谢兄临别题赠作结,再回首2010年末到2011年初的冬日记忆。

少年游·沉醉赋离词

     题赠

偏逢数九酷寒时,

沉醉赋离词。

饯别宴上,

是谁肠断,

谁在和愁诗?

 

红尘几许欢娱事。

难得有相知。

一片冰心,

两行清泪,

天涯苦相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